鱼鹰

罗辑一直以为他的人生是一个上三角矩阵,简洁、美妙、易解;但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小升初的暑假他过于悠闲,于是他父母建议他报名一个兴趣班。那一年数以千计的琴童走进小提琴课堂,罗辑是其中最没有上进心的一个——他纯粹是来消磨时间的。他的人生矩阵第二行第六列的数字小数点后第六位跳了一下,随即被接踵而来录入的其他数字淹没。谁也不会把这个微小扰动放在眼里,谁也不会认为这个微小扰动会为这位未来数学家的光明前途带来什么波动。他将在这所重点中学的实验班度过充实愉快的五年,期间与同样天才的同学们一起斩获各类竞赛的奖杯奖牌,在四年级——也就是一般人类所说的高一——暑假参加南开大学数学系夏令营,获得降至一本线录取资格,...

“你也来了?”

邹远回过头。环绕着他的是空无一人的工体观众席,静谧中蕴含一种无穷的张力。于锋的问句被反射放大在场馆中久久回荡,像某种棒喝,让他一瞬间从冥想中惊醒。

“是的,我来提前想象一下气氛。”

于锋笑了。他无惧于自己声音激起的回响,仿佛特意要把它们填满整个场馆:“这怎么想象?”

邹远也笑了。他的脸已经褪去了青涩胆怯,他变得坦荡、谦逊,自信像隐约的光华流转在他全身。

“我会尽量想象得无限夸张,无限大,”他站在赛台边沿,望着空无一人的看台,撑开双臂,微闭双眼喃喃地说,“这样当真实来临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哈,不过如此嘛’,这样就会毫无压力了。——你要不要也试试?”

“我?”于锋哑然...

开会时叶修的座位不挨着王杰希,但他还是特意绕过去跟王杰希打招呼。王杰希端正坐着,略抬起眼皮看着他,气度比他像多了学究。叶修低头问他:“是否北京以外更无读书人?”一丝笑挂在嘴边,仿佛挑衅,又或者是愤怒。王杰希波澜不惊,淡淡道:“大势所趋。”叶修直起身子笑了一笑,睥睨着王杰希,轻轻地问:“这样好吗?”不等他回答,就径自坐回自己位上。他身边的刘皓手肘支在桌前,神色如常,只悄悄挪了一挪椅子,离叶修远了一点。


wb


END

“行不行啊老魏?该上了,再不上不让你上了。”

“妈的,急什么,赶着给你老子奔丧啊。”

魏琛骂骂咧咧地站起来。更衣室里炸开一片哄笑,愉悦而不怀好意;魏琛没有仔细追究其中的意味:那些跟他自己的心思一比,简直不值一提。

他脱下了上衣。他的身上遍布肌肉,但不是十年前的健硕的肌肉。它们更像是黄土上的丘壑,一道一道勒在他身上,线条苍老,摇摇欲坠,似乎一场雨就足以让一切倒塌。有时他不敢看年轻时的自己:在过去的自己面前,他简直就是一个萎缩退化的废物。

椅子上放着他的拳套。“死亡之手”,那是它的绰号。他想起他曾经也被封过神,尽管他一次次被人打败,但他也曾经是个神。是什么把他拉下来了呢?时间。在时间面前,...

又名天使王杰希


王杰希今年十八,去年十七,明年十九。他的生日在一年里最热的那天,幸亏他已经过完了生日,天气在一天一天凉下来,全国人民都该感谢他。

现在他十八岁了,可以光明正大出入一些场所,比如网吧,比如大学,但他哪样也不惜得去。他既不要无秩序的混乱,也不要无混乱的秩序。

不如闲逛吧,闲逛可以抹杀一切秩序一切混乱。王杰希叼着冰棍儿的棍儿,在胡同里骑车到处晃悠。他穿着中学发的蓝白条背心裤衩,尺码太大,在他自己带起的风里飘摇招展,一种抽象难解的少年意气。

一群孩子跑过来,他按按车铃,当啷当啷,像洒下一地的碎珠子。孩子太过无忧无虑,太叫人嫉妒,王杰希脚下慢悠悠踏着脚蹬子,回头去看那些孩子。...

帅!!!超级好看!!!谢谢姑娘555555555(痛哭流涕


欢欢:

想象中的《Gloria》里指挥格里高利圣咏时的叶修。

“一身纯黑礼服,像中世纪的僧侣”真的苏到我了!

捂胸口躺倒

太太,请让我再次表白您……

@鱼鹰

Gloria

“停。”整个乐团的演奏戛然而止,叶修闭起眼睛用手指着方锐,“小号,高。”

方锐连忙调音。当着全乐团的面,叶修一直指着他,方锐汗都下来了。他转好调音管,刚吹了一声,就又被叶修打断了。

“还高,高六分之一个音。”

等方锐好不容易调好了音,叶修的手才放下去。

“怎么回事方锐大大,连调音都不会?”叶修冷淡地看着他,“——废物点心。”


“叶修今天是不是吃了枪药了?”方锐站在厕所里,一边放水一边发问。

“谁知道呢,”张佳乐洗完手,甩甩手上的水,“他每个月都有那么二十来天。”话音刚落,叶修似笑非笑地走了进来;张佳乐立刻闭嘴,脸瞬间变得通红。

“张佳乐,说我坏话还不想让我听见...

Gloria的第二个番外


义斩电声乐队在一家会所里迎来了他们的首场演出。

台下人并不多,大都西装革履,油头梳成一个稳妥的三七开。包厢却爆满,从一楼往上望去,每个包厢里都坐着人,偶尔从帘子后面露出一个光鲜的裙角,像孔雀的尾巴一扫而过。

节目单印得很华丽,特殊的是最醒目处并不印曲目名称,而是印着乐队成员的名字。楼冠宁,电子合成器;顾夕夜,萨克斯;邹云海,电贝司;文客北,电吉他;钟叶离,电钢琴。字号全都放得大大的,唯恐人看不见。选曲呢,则是一些烂大街的曲目,早八百年被人玩过的。这样的乐队,不要说出名了,能不能达到演出水准都成问题。

但是很显然,乐队的成员并不在意。他们可能没卖出几张票,甚...

Gloria的第一个番外


“你总吃泡面,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没事。”

苏沐橙不再说什么。她把提着的饭盒放到叶秋的桌子上,轻轻地说:“以后我有时间的话,就来给你送饭。”

叶秋咬着一支未点燃的烟,放下手中的笔。他形容憔悴,头发凌乱,眼中闪着狂热又病态的光芒——这很正常,每当期末来临时,作曲系的人都是这副德行。苏沐橙与他对视一秒,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这样子可真惨。”

“没事。”叶秋还是那句话。他打量着苏沐橙:“我记得附中的午休也就一个半小时吧?快回去吧,下午还有课不是吗。”

“没事。”苏沐橙学他说话,“我们钢琴老师年纪大了,认不出人的。就算我不去,她也不知道。”

叶秋板起脸:“...

海顿一生创作了104部交响曲,莫扎特则写作了41部有编号的交响曲。而在贝多芬的时代来临后,作曲家终其一生能够创作出来的交响曲数锐减:随着音乐体裁和写作手法的飞速拓宽,创作一部有深度的交响曲已经不再像巴洛克时期那样相对容易了。比如那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第九交响曲魔咒”,就在一个侧面上说明,一位后贝多芬时代的作曲家的写作极限,基本是十部以内的高完成度交响曲。

有人说叶秋是莫扎特式的天才,可从他的作品风格、数量和曲式上看,叶秋是一位天赋与勤奋并存的作曲家。叶秋在央音读本科期间,一共写作了三部交响曲,还包括数十部协奏曲和小品:这个数量可以说是惊人的。当初他的《a小调大提琴协奏曲》经大提琴演奏家魏琛之...

1 / 3

鱼鹰

bon appetit

© 鱼鹰 | Powered by LOFTER